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注 > 媒体 >

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与文化对韦冬创作方向的影响

来源:未知 编辑:boling 时间:2019-07-17
导读: 韦冬一直尝试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到雕塑创作中,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中出发,在塑造中国风骨的同时,也把自己对生活、对艺术的真诚融入到了作品中去。但目前这样的尝试并不多见,而且中国的传统文化元素种类繁多形式多样,对于如何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元素融入雕

  韦冬一直尝试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到雕塑创作中,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中出发,在塑造中国风骨的同时,也把自己对生活、对艺术的真诚融入到了作品中去。但目前这样的尝试并不多见,而且中国的传统文化元素种类繁多形式多样,对于如何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元素融入雕塑艺术中,对于当代许多雕塑家来说,就成为一个值得探究的课题,也是韦冬这些年一直探索的课题。

  华夏文明博大精深,其中蕴含着丰富的资源,韦冬从哲学、文学、人文风貌、神话纯说中汲取营养,滋润自己的艺术萌芽,希望它有一天会成为参天大树,乃至一片森林。

  首先是传统哲学思想。中国的传统哲学思想研究天人之间的关系和古今历史演变的规律,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自然观、历史观、人性论、认识论和方法论,自成体系,有其独特而深厚的智慧, 是韦冬作品中表现自然与人,表现中国风和具有瑰丽想象力的东方神话神秘感的思想来源。

  我们可以从韦冬的艺术作品中深入了解他的艺术创作思想。
 


 

  禅宗与阳明心学,心经中的“观自在”,阳明心学中的“此心具足,不假外求”,其含义都是内观自省,我们常说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《观自在》这件作品表现鹿仰首看着自己鹿角上生出的一片金叶子,其实就是在内观自己的菩提善念,内观自己心中的良知。将传统哲学中的禅学和心学融入到了雕塑语言中,韦冬喜欢将展开的书卷作为雕塑的底座,其实也暗喻雕塑的思想核心出自于传统经典。

  《山海经》等古典书籍中,古人对世界了解不够透彻,再加上文言文的简单描述,以及每个人的想象和以讹传讹,最后就演化成具有神秘东方色彩的怪物。与西方对怪物非常具象的塑造相比,这是完全不同的神秘感。举个例子,在《山海经》里有一种鱼叫“何罗鱼”,只有一个头,却有十个身子,奇妙又神秘。后来科学的解释是,譬如我们在公园喂鱼,一群鱼围过来,我们在高处看,由于水下的折射,其视觉效果就是只有一个头,却有很多身体。

  再后来,道家的玄学思想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传统哲学的主导,随着他对《山海经》与玄学思想的兴趣,《儿时的森林》也就应运而生------

  《儿时的森林》表达了在童年充满幻想与懵懂的记忆里,对世界的印象。这尊雕塑在树与鹿的交融中,隐隐展现出砂漏计时器的形象,勾勒童年对世界神秘而美好的印象,让人产生时光荏苒的流逝感。

  中国古典哲学思想追求天人合一,并认为万物均由先天元气构成。该作品汲取了许多中国传统雕塑中神兽形象,以胸中吸满元气的神鹿与蓬勃向上的树的形象相结合,骄傲的生灵拥有双重灵性,是掌管森林的神祗,鹿从树根中生长出来,鹿角形如树枝,以中国元素融合大自然的元素,体现中国古老哲学天人合一的境界,其实也暗合了中国道家的玄学思想。

  其次就是中国古典.诗歌和文学,以及国画笔墨写意风格对作品影响:

  中国国画讲究诗、书、画、印为一体,而韦冬在他的作品中,把诗歌,文学,以及国画中的笔墨写意,留白等融汇到雕塑语言中去,其代表作品既是云卷云舒与暗香疏影两件作品---
 


 

  《云卷云舒》源自于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”的两言名句。

  雕塑也在一本展开的书上,一个坐在树根旁边的女孩,恬静淡然的抬头看着鹿角满树花开的鹿,而那只有如从花树中生出的巨大神鹿则垂首与女孩对望,似是旧时相识,作品表现的是女孩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温馨宁静的画面,其实是暗喻的却是望天上云卷云舒,也就是人们的处事心态,对待事物淡泊自然的豁达态度。

  而《暗香疏影》这件作品源自于 “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”两句诗词,暗香疏影这件作品,表现的是一只梅花鹿横斜侧卧于林石之上,回首看鹿角化成的一枝疏疏落落的梅花,--“众芳摇落独暄妍”,在百花凋零时独自盛开。

  梅花鹿其实暗喻的是人,仰望自己鹿角上生出的梅花,表达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拥有、并且崇尚着傲然冰雪的高洁的品格,往往越是孤独的时刻,越是暗香浮动,更能体会到人性的光辉。

  这两件作品就是从诗歌中来,在构图,以及鹿角的走势上强烈的运用了国画中的写意泼墨的手法,以静写动,借鹿喻人,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“意象主义”运用到当代雕塑语言中。
 


 

  再者就是中国地方风貌人文环境以及历史因素对作品影响,其代表作品就是----梅影映石。

  以梅抒情,以石柔性,表现文人的高清孤傲。

  《梅影映石》这件作品原作是五米高六米宽,坐落于无锡万达堂前水上,所以在创作的时候要考虑到无锡的当地文化元素,例如无锡著名的苏杭园林以及太湖石,无锡的市花是梅花,还有南方如画般俊秀温婉的的山川河脉,将这些元素与鹿的形象揉和,所创作出的一件别样风情的作品。

  韦冬将苏州园林讲究的“错落有致与非对称”的传统理念以及中国画的精髓“留白”运用到雕塑中,,似鹿非鹿的太湖石,鹿角生的像一枝梅花,蜿蜒曲折,从画面的一侧向中心伸展,孤梅石罅生,如树,如鹿,如石,如梅,妙在似与不似之间。

  梅枝之下,是有如千里江山图卷的长幅山水,画面铺展开来,上面是梅花梅枝向一侧盎然生长的动势,下面是江山图卷的山山水水铺展开,太湖石呈现的是鹿的形象,一方面鹿是韦冬最重要的艺术符号,有明确的自己艺术风格的延续,另一方面鹿与禄同音,在各个文化和宗教中都是吉祥象征,将鹿的形象与太湖石,山川河岳,梅花梅树形象结合,以傲雪寒梅的不畏严寒的品格赞誉祖国大好河山。
 


 

  最后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对韦冬作品的影响,最典型的就是---溪山行旅图:

  《溪山行旅图》原是北宋名作,风格重峦叠嶂,雄浑沉郁。而穿山甲在古代,则被称为鲮鲤,或者龙鲤,认为是鲤鱼越过龙门之后,还未完全变成龙时的形象,是吉祥瑞兽。而在韦冬作品中的穿山甲,像是山海经神话中的洪荒神兽,甩着巨大的尾巴,闲庭信步在天地之间,它背上驮着山峦,山中有路,有屋,山顶有湖,好似天池一般,湖中有船,船上有人,船中之人独坐在天地间的一页扁舟之中闲逸的垂钓,超然世外,表达豁达通透的心境,好似看破了一切凡尘琐事。

  溪山行旅是双重含义,一方面是人在溪山中行旅,另一方面,则是这穿山甲,驮着山行旅在沧海桑田之间,好像传说中踪迹缥缈不定的仙山仙岛,充满了东方神话中的博大和瑰丽色彩。
 


 

  中国传统文化是一座取之不尽的宝库,传统哲学思想讲究自身修养与思考天人关系,将华夏文化的核心精髓融会贯通,再自然而然的融汇,代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去,是韦冬的创作主题,也是他一直以来上下求索的方向。
 

责任编辑:boling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Copyright © Www.AdminBuy.Cn 华夏经典艺术网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9490489 技术支持织梦模板
Top